Throne of Lies 謊言王座 Wiki
Advertisement

Objective: Defeat the Unseen or Cult, and any Neutrals that seek to do you harm.

醉漢 Drunk 角色介紹[]

 轉化後職業: 酒鬼/喚靈師 [Alcoholic|The Alcoholic]/[Invoker|The Invoker]

醉漢 Drunk 是皇室成員,屬於聖龍陣營的攻擊型 Offensive 角色,以消滅邪教 Cult、黑玫瑰 Unseen 和意圖對聖龍 Blue Dragon (BD) 不利的中立角色為目標。

作為皇室成員,你可以在國王死後角逐成為下一任國王 King。

醉漢的技能跟管家 Bulter (另一名聖龍的攻擊型角色) 有頗大區別。醉漢會轉移玩家技能,而管家則會限制 Occupy玩家。

攻擊型 Offensive []

圖示

技能

類型

使用次數

描述

Royal Blood.png
皇室血統 被動 Special 在國王King競選時,你所獲的票數將會雙計。即使遊戲中你的職業有變,你仍將保有本被動技能。
Drunk - I am the Liquor.png
杯不醉 被動 對夜間限制Occupation和目標轉移技能Target Changing 免疫。
Debauchery.png
色犬馬 晚上 強行讓一名玩家以另一名玩家作為對象。
Hangover.png
樂時光 晚上 2 強行讓目標玩家以該玩家自己作為對象。

機制[]

  • 如果兩名醉漢Drunk玩家互相向對方使用歡樂時光,玩家名單較前的玩家會限制Occupy排名較低者。
  • 王子Prince對歡樂時光的效果免疫。
  • 如果你把一名調查型Investigative玩家轉向至國王King,他們只會受到 [1] 是名國王的訊息。
  • 如果一名管家Butler及一名醉漢Drunk嘗試對同一名玩家使用限制Occupy及聲色犬馬,該名玩家會被限制,然後對於醉漢Drunk會顯示為轉向免疫Redirection Immune (因為你不能把一個被限制使用技能的對象進行轉向)。
  • 你使用聲色犬馬轉向至自己不會導致你攻擊或轉化免疫(為舊版效果)。
  • 目標轉移失敗可能是目標對象具有目標轉移技能Target Changing 免疫,或者目標對象沒有使用有目標對象的夜間技能。

醉漢 Drunk 策略[]

  • 醉漢的歡樂時光技能,雖然只有在少數特定的情況下才用得到,但能夠使殺手瞄準自己並導致死亡。這能讓聖龍在面對原本有夜間和限制免疫的敵人時得到莫大的優勢。Drunk能夠使用聲色犬馬發現敵對的殺手,使用歡樂時光技能使他們攻擊自己。
  • 為了避免聲色犬馬導致重要對象意外死亡,應該嘗試將目標轉移至聲明可疑或有夜間死亡免疫的對象,例如國王King。如果隔天被轉移至的對象聲稱遭到攻擊,則很有可能被轉移目標的對象是敵方殺手。
  • 注意並記錄哪個目標玩家對轉向免疫,他們很有可能是醉漢Drunk、管家 Bulter、獵人Hunter、傳心師Mystic、王子Prince、愚人Fool、隨扈Mercenary或傭兵Sellsword。
  • 任何受到巫師Court Wizard強化的支援Support型玩家會在受到保護的晚上對限制免疫,但是隔天晚上便會失去限制免疫。
  • 在國王死亡時,角逐王位通常是一個好主意,因為醉漢通常被視為皇室成員 Royal Blood 中最不重要的一員。

故事: 醉漢的皇族家世[]

放縱的醉漢,通常是王子Prince、公主的表親,也可能是被人遺忘的前任國王或皇后的後裔。不用說也知道,無論醉漢與皇室是否有緊密的關係,他之所以有機會能角逐王位就只因為體內所流的皇室血統,就能力與學問而論,他遠遠比不上其他親戚們。

醉漢在宮中通常是王族 Noble 的最好朋友,他把大部分的時間花在與其他要員和賓客一同享樂上。由於醉漢時常酩酊大醉,他在城堡所有人眼中是最能被信賴和無害的人;除了管家 Bulter非常厭惡醉漢洗劫儲糧室的粗野行為。

醉漢放蕩的生活方式,也讓其他皇室成員看起來更有能力,他卻用酒精淹沒自己的才華。

不幸地,由於醉漢的嗜好時常引起敵人的注意,他們在城堡內總是不長命。像是刺客,即使他也很喜歡杯中物,但經常會為了自己組織的目的而除去這些吵鬧的皇族 - 假如他沒有被完全灌醉。

故事: 酒館所見[]

艾狄亞特城堡的酒館今天人聲鼎沸,而今天宮廷也花了很長的一天努力處理⋯⋯某些事情。酒館主人並不清楚宮廷實際上做了什麼,但那不重要,現在是放鬆和享樂的時間⋯⋯除非,你在酒館工作。

酒館員工跟平常一樣忙亂進出接待客人,那個令人討厭的人也在這裡…

「爽快!」一聲巨大的咆哮從酒館的角落傳出,令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這名皇室中的異類上。他穿著荒謬不搭配的外衣,麥酒濺灑胸前。

「再來一杯!」他大力放下酒杯,打了一個強而有力的酒嗝。

惱怒的酒館主人,對著送來另一杯酒的女侍使了一個眼色。

那個浸淫在麥酒中,很少被稱作王子的男人,把酒杯舉起…

麥酒才剛上桌便被他一飲而盡。

「爽快!」又一個酒嗝。

「再來!」女侍又趕過來為他盛酒。

「咕嚕,咕嚕,咕嚕」⋯⋯

酒館主人翻了一個白眼:「我知道他是王國的王子,可是偶爾付清他的酒帳也不過份吧!」

突然整個酒館安靜了下來,一個筆挺的人影站在門口。

他的頭髮和完美的輪廓似乎在旅館的暗燈下閃閃生輝。

「小弟!父皇有話想對你說,趕快停止胡鬧並整理一下你的儀容吧。」

兩名衛兵帶走了年輕的王子並護送他回宮裡,管家早已準備好替換衣物在他的寢室裡等候。

而他的大哥則把一袋金幣拋向酒館主人:「這應該足夠付清酒帳吧。」

在年長的王子離開酒館時,他好像隱約聽到酒館主人低聲嘀咕說「希望吧。」

--說書人 Ruby

晚上房間: 敬請期待[]

Screenshot by Apostle

佈於[]

8月, 2017

Advertise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