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rone of Lies 謊言王座 Wiki
Advertisement

Portraitcard bluedragon goodking.pngPortraitcard unseen unseenking.pngPortraitcard cult cultking.pngPortraitcard neutral neutralking.pngPortraitcard neutral psychoking.png

國王 King 角色介紹 (遊戲隨機指派所屬陣營)[]

 轉化後職業: 對轉化免疫

國王King是一個固定和獨特的特殊Special型的隨機陣營職業,它的勝利條件跟所屬陣營一致。

國王無法被調查,也不會顯示為黑玫瑰或邪教組織的一員。國王不可被聖龍Blue Drangon組織的殺手型角色或煉金術師Alchemist攻擊。

初始國王,會被隨機指派到聖龍Blue Dragon組織 (65%機會),或是邪教Cult或黑玫瑰Unseen組織(35%機會出現其一種暴君,按該場遊戲出現的邪惡陣營而定,而邪教國王Cult King不會在休閒模式出現)。

如果國王King屬於中立陣營(由選出中立殺手以外的中立角色產生),他們只需存活到遊戲結束即可獲勝。如果國王由中立殺手繼承而成為瘋王Psycho King,他的目標將為殺死所有主要陣營的角色並存活下來。如果國王由Pretender繼承,他們必須存活到遊戲結束。如果國王被指派到聖龍Blue Dragon、邪教Cult或黑玫瑰Unseen陣營,他必須殲減所有敵對陣營。所有中立角色、孤王Neutral King、及瘋王Psycho King,不會被指派為初始國王。

如果國王在晚上死去,玩家們即可自薦成為繼任者。所有角色皆可自薦角逐繼承皇位。如只有一名玩家角逐,他便會立刻成為下一任國王。如果有兩名或以上的玩家角逐,遊戲便會進行一場選舉,候選人會有一定時間說服其他玩家,以取得所需票數成為下一任國王。任何投給皇室成員的票數將會雙計,因此他們較有機會繼任國王。

如果兩輪自薦後都沒有任何人選報名,便會發生「權力空窗」的狀態,接下來的遊戲都會在沒有國王的情況下完成。而在遊戲後期,如果國王死後存活玩家數目少於五人,提名環節將不再進行,皇位亦將懸空。

Special-Type.png

Special 能 (共通)[]

圖示
技能
類型
使用次數
描述
Tenacity.png
韌性
被動
限制免疫Occupy Immune和轉向免疫Redirection Immune。
The Royal Finger.png
王之手指
白天
在投票決定某玩家是否叛國時,如果國王投下叛國,該票計為兩票。
Decide Fate.png
決定命運
白天
1
在投票完成後,國王可以否決投票結果,自行決定受審者的命運。

只要國王決定處決受審者,受審的玩家便會遭處決。

如果國王決定赦免玩家,他們便會被赦免而且無法在同一天再次被指控。

Special-Type.png

Special 能 (賢王 Good King)[]

圖示
技能
類型
使用次數
描述
Royal Blood.png
忠誠
被動
如果初始國王是名賢王 Good King卻遭到處決,翌日任何人都不能在宮廷裡指控任何人叛國Treason。
Guards!.png
衛兵!
晚上
2
今晚獲得夜間的死亡免疫Death immune。

註:初始國王擁有 3 次使用次數。

Guards!.png
保護 晚上 4 保護目標玩家,授予他們夜間的死亡免疫Death immune,不能連續指定同個玩家。

註:只有初始國王擁有此技能。

註:該技能不算探訪visiting

Special-Type.png

Special 能 (暴君 Evil King、邪王 Cult King)[]

圖示
技能
類型
使用次數
描述
Guards!.png
改進保護
晚上
2
保護目標玩家,授予他們夜間的死亡免疫Death immune,可指定自己。

註:初始國王擁有 3 次使用次數。

註:該技能不算探訪visiting

Guards!.png
盟友 晚上 3 調查目標玩家,如果他跟你同一陣營發現目標的角色Class

註:只有初始國王擁有此技能。

註:該技能不算探訪visiting

Special-Type.png

Special 能 (瘋王 Psycho King)[]

圖示
技能
類型
使用次數
描述
Tenacity.png
韌性
被動
限制免疫Occupy Immune和轉向免疫Redirection Immune。

死亡免疫Death immune和出血免疫Immune to bleeding。

Guards!.png
致命的衛兵 晚上 2 向目標玩家發送警衛攻擊。 如果玩家受到保護,則保護他的玩家將會死亡。

註:該技能不算探訪visiting

機制[]

  • 初始國王永遠為一號玩家。
  • 國王在發言時名稱將永遠顯示為金色。
  • 你不能在同一天同時使用[王之手指]和[決定命運]。
  • 國王無法被調查,也不會顯示為黑玫瑰或邪教組織的一員。
  • 國王不可被聖龍Blue Drangon組織的殺手型角色或煉金術師Alchemist攻擊。
  • 你的夜間技能不算探訪visiting,不會被密探Observer看見,也不會被貴族Noble探聽到。
  • 那些一般不能指定國王的技能,只要被操控的對象並不是轉向免疫Redirection Immune或被限制Occupy,就可以被轉向Redirection強制指向他。

國王 King 策略[]

  • 你不能在同一天同時使用[王之手指]和[決定命運]。 (不能同時使用The Royal Finger 跟 Decide Fate)
  • 你在使用夜間技能時,不算是探訪其他玩家,因此不會被密探 Observer 或貴族 Noble 探聽到。
  • 一定要好好跟進其他玩家給予你的線索和資訊,否則他們會把你視作無能的國王或是暴君 Evil King 來處決,管家Butler 還可能對你下毒!
  • 王之手指 The Royal Finger 是一個有用的技能,可以讓同伴清楚知道應該把票投給誰,又或是作為Evil King時用來準確分化票源或誤導Blue Dragon處決錯誤的對象。
  • 如果你是一名暴君 Evil King,可以在遊戲初期就使用決定命運技能。假如有人在受審時聲稱自己為王子或者其他強力的聖龍角色,直接使用決定命運可說是個非常好的主意。即使你會因而送命,你的組織亦會大大受惠。
  • 如果你是一名暴君 Evil King,試著讓黑玫瑰組織成員得知你是他們的夥伴。舉例來說,你可謊稱自己被刺客分散注意,或在刺客 Assassin對你使用分散注意時刻意不說自己被分散注意。不過如果刺客剛好在該天對某人下毒,大家就會發現你是暴君了。
  • 如果你是孤王Neutral King,宣稱自己是孤王可能不太好,因為大家可能會因此對你的所屬陣營起疑,並投票處決你。建議你可假裝自己是賢王 Good King。如果你聲稱自己Neutral,Unseen會較小機會殺害你,甚至會找方法該你知道他們跟你同一陣線,如果你希望如此。慎言和小心選擇處決的對象。
  • 下令處決技能可能會被某個能阻止探訪的角色 (例如擁有藏匿技能的愚人 Fool 或會守護合約對象的隨扈 Mercenary) 給阻止,你的目標也有可能被御醫 Physician 或煉金術師 Alchemist 治癒。
  • 如果你宣佈要使用下令[保護]技能,或大家已認定你一定會使用該技能,當晚你就有可能遭受攻擊。你可請騎士 Knight 保護你,或要求有治癒能力的角色治癒你。

故事: 賢王 The Good King (Blue Dragon)[]

GoodKing-revamp-face-alt1-1024.min.png

賢王總是在權力之間掙扎。他明白,他的追隨者並不一定完全忠誠,而就連忠誠的追隨者也都似乎慢慢喪失信心。當國王倒下,誰會得勢?

他擔心的不只是他自身,而是整個王國。要是他再也無法制衡權力,王國就會……

這名天子不清楚他應該積極採取行動,還是應該靜候最佳的時機,為皇室成員們報仇。

故事: 黑玫瑰的墮落黯道 The Unseen Path of Corruption[]

EvilKing-revamp-face-alt2-1024.min.png

流經這個挑戰王位的人的皇家血液是黑玫瑰的派系。

他的心有如那些潛藏在王國內的地牢般黑暗。

他的眼裡閃爍著欺詐,猶如正在吞噬著他眼中獵物的靈魂。他並非眾人之王,而是帶來死亡的夢靨,是被他奴役的忠僕和邪惡勢力的主宰。

故事: 邪教王座 The Crown of the Cult[]

CultKing-cult-head-1024 copy.min.png

對他的臣民真誠,同時對神明忠心耿耿,邪君作為一名邪教成員,要引領著他那群迷途的羔羊到彌薩拉 Mithras的懷抱裡。他既不邪惡,亦沒有什麼歪念,他只是對於他的子裔和朝廷所選的方向感到非常失望。

依靠著他敬愛的教主的智慧,他正著手改變那些信心不足的臣民的想法。

說到底,一名國王必須照顧他的人民,而唯一適合他王國的未來,就只有加入彌薩拉一途,而不是其他等候著他們的悲慘命運。然而,邪君所感受到的失望沒有奪去他的仁慈。

他的臣民被賦予一次又一次的機會,追隨他走上正途。只有始終抗拒的愚頑人終將斷送性命、獻上鮮血……又或是軀體。

故事: 孤王 (勞壢市之王)的重擔 The Burden of the Neutral King[]

Neutral king-neutral-head-1024.min.png

「到底我做錯了什麼,必須要承受這一切?」孤王 (勞壢市之王)心中如此吶喊。

他從來都不希望得到皇冠的重責,或是聽到眾多子女的啼聲。他的妻子,也就是前任皇后,突然離世,他完全無能為力,令人惋歎。

他從來不曾祈求擁有更多的權力,因為他知道自己在這世上所剩的時間漸漸消逝。他的兒子,王國的王子,彷彿以他為恥,一直迴避著他。他的女兒,王國的公主,總為她那無可救藥、只顧獨善其身的父親而哭泣。

然而,所有勢力都對他虎視眈眈。他知道,哪怕他向任何一方靠攏半步,那些奪取他親愛妻子性命的人也將對他下手。「也許雇用隨扈保護我,就能為自己爭取多一點時間吧。」他這樣想,但就連自己也不認為這是個可行的方法。

不,唯一的出路是壯大自己的宮廷,並躲在他們的盾後。因為他深知,他的子女與敵人之間的戰爭終有一天會完結。一方必將殞落,而另一方將會崛起,把勢力延伸到王國的每一處。

即使掌控著王國與財富,孤王 (勞壢市之王)只祈求和平。無論那和平是屬於王國,還是他自己一人的。

晚上房間: 皇家寢室[]

Screenshot by Loremaster DMS405

佈於[]

5月, 2016

Advertisement